2012年7月13日

女性藝術乎?

Judy Chicago的代表作《晚宴》

書寫本文之前,首先坦承個人對「女性藝術」的認識不深,內容也對此沒有申論之意,純粹對「女性藝術」四字之接觸有特別的經歷和心得,所以拿出來分享,倘若您是此領域的專家或前輩,希望能對我的觀念多多指正,也請您高抬貴手別太用力批評。

另外,,女性藝術跟女權運動雖然有共同的訴求卻也不完全一樣,,也請大家稍為注意一下,或者google一下。

***

女性藝術通常有女權運動(或女性主義)做為背景,大抵是對父權社會的反抗。翻開女性藝術的資料,大部分的圖像離不開花辦、洞、裂縫等等讓人容易聯想女性性器的圖像,甚至直接以陰戶做為創作主題,最具代表性的例子,可推1979年的Judy Chicago的代表作《晚宴》。但我不解的是,為何女性的藝術家以陰戶為創作主題,就較易被歸類(或自己歸類)為「女性藝術」,倘若男性藝術家以陰戶為創作主題,那麼也能算「女性藝術」嗎?(話說回來,男性藝術家似乎較不會以陽具為主題來創作,就算以此創作也不會被歸類為「男性藝術」。)另外,難道只有「陰戶」能夠表現「女性」? 我相信也明白性別是種權力,對男女都是,不過,當一個藝術家企圖在作品裡刻意圖顯其性別,是否在某些層面上,他也意識(或認定)到自身性別在所處環境中屈於弱勢而意圖吶喊?

寫這篇文章的動機完全沒有批判女性藝術之意,而是我總是對這個概念感到模糊,卻常有人告訴我:「你的作品很像女生畫的,因為很細膩」或「你是同志嗎? 感覺作品很柔,可以看很久」。我的疑問在於:什麼樣子的圖像比較像男性,又什麼樣子的圖像是同志畫得出來的?

曾經認識一個很有才華的學長,他是雙性戀,書唸得好,作品也不錯,包括陶藝和繪畫作品,在同儕之間都有水準之上。特別強調性向,除了因為他的言行舉止比較「娘娘腔」(他承認自己是個娘娘腔,卻極討厭別人這麼說他)作品細膩柔美、嚴謹工整,也有別於一般男生的豪邁奔放。但難道說,作品細膩柔美或嚴謹工整的就是個娘娘腔或同志或雙性戀嗎? 我認為不盡然,我寧可相信那是創作者對作品心態與負責任的反應(相對來說,我也沒說作品形式粗曠瀟灑的就是不負責任)。

「憑什麼我身為一個男性,就不能當女性藝術的藝術家? 我就是要我的作品看起來很柔美,怎樣? 我偏要說我是女性藝術的藝術家,怎~~~?」學長把菸圈吐向空中,高深莫測的虛無之中卻多了一絲任性和嬌媚。

也許是我孤陋寡聞,但目前接觸過的所有資料歸納起來,沒有任何文獻告訴我們「女性藝術」的創作者必須身為女性。所以,也許男生也能當個女性藝術家也未必不可。而另外,倘若作品裡面從未出現陰戶或女性性徵,而卻深受廣大女性粉絲喜歡(姑且不論藝術家性別是男是女),是否亦能稱為女性藝術?

稍微聲明一下我是個徹頭徹尾的異性戀者。不過,倘若在此否認自己是個同志,是否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(苦笑)?我確實不排斥被指稱作品像女生畫的(但我也沒說樂於如此被指稱),倘若這樣的指涉意味著作品的細緻與耐人尋味,那麼又何妨

1979年的Judy Chicago的代表作《晚宴》局部,每個小作品都有女性性器之象徵

1979年的Judy Chicago的代表作《晚宴》局部

我的作品常被說像是女生畫的。

2 則留言:

  1. 我發現[定義]好像是台灣的特產之一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我也這麼覺得~哪來那ㄇ多東西要定義??

    回覆刪除